《別讓不懂營養學的醫生害了你》
作者:雷•D•斯全德[美]
Ray D.

別讓不懂營養學的醫生害了你    

 

介紹
醫生是以疾病為導向的。我們研究疾病,我們尋找疾病。
我們接受過藥劑學訓練來治療疾病。 為了治療疾病,我們了解我們所使用的藥物。在醫學院裡,我們研究藥理學,知道身體如何吸收每種藥物, 知道身體在何時及以何種方式排泄它。我們知道哪些藥物能通過乾擾一些特定的化學反應過程來達到其療效。 我們知道這些藥物的副作用,並且會仔細地在療效和任何潛在的危險之間進行權衡。
醫生們了解他們的藥物,因此開處方時不會猶豫不決。 想一下我們的高血壓、高膽固醇、糖尿病、關節炎、心臟病、中風和抑鬱症病人正在服用的藥物種類吧,而這僅是其中極小的一部分。 人們在與傳染病做抗爭的過程中發現並不開始使用抗生素,我們的醫學原理隨之變為:攻擊疾病。
醫學界把這種攻擊性的態勢和方法帶入了21世紀, 試圖治療所有這些各式各樣的慢性退性疾病。 1997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僅美國藥房供應的零售處方就有250萬張。 處方藥物的銷售額在過去的8年中已經增加了一倍!
1990年,美國人在處方藥物上消費了377億美元。 1997年這項消費增加到789億美元。 處方藥物成為過去十年中保健消費增長最快的部分,增長率為每年17%(遠高於通貨膨脹率)。 醫生和保險公司將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藥物上,以應付和減緩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流行——而這當然正中醫藥行業的下懷。是的——我們熱愛我們的藥物。
我至今還沒有碰到過一個不希望自己非常健康的人。我們多數人都假設自己一直都很健康。但是,事實上我們許多人(包括醫生!)每天都在失去我們的健康。 我知道這一點,因為保健就是我的工作。我的職業生涯中每天都要告知病人他們在這方面或者那一方面失去了健康。 一位病人可能得了糖尿病或者慢性關節炎。另一位病人可能剛剛經受了一次心臟病發作。還有一位可能被告知他患了擴散性癌症,只能再活一兩個月了。每個人都希望保持或者重新獲得健康,但並不總是知道應該如何去實現這個目標。
由於醫生們是以疾病和藥物為導向的,所以我們把大多數的時間和精力放在識別疾病過程,以便為我們的病人開藥或者制訂治療方案。即使耶穌也曾說過:“需要醫生的不是健康的人,而是有病的人。”
然而作為常識,保持健康總比失去以後再去重新獲得要來得容易。預防疾病應該是任何一位醫生的首要工作。 不過當你希望知道最好的保護你的健康的方法時,你實際上找的是誰呢? 你的醫生有沒有向你提供這一信息呢?醫學界為“預防藥物”說了大量的好話,甚至把它最大的醫療保險計劃稱為HMO(健康維護組織)。 從各方面看來,預防藥物都是我們的首選。
然而只有不到1%的保健資金被用在這些所謂預防藥物之上實際上我們的預防藥物計劃主要是試圖更早地檢測出疾病。例如乳房X光造影、生化檢查和PSA檢查(前列腺腫瘤)的目的都是為了儘早發現問題或癌症。 醫生想知道你是否膽固醇過高,是否患有糖尿病或高血壓。但是他們很少花時間去幫助病人了解必須如何改變生活方式以保護他或她的健康。 醫生們總是忙於治療他們每天面對的各種疾病。
你有沒有意識到只有不到6%的本科醫生接受過正規的營養學培訓 而我可以斷言幾乎沒有醫生在醫學院內接受過關於營養補充方面的培訓。對我來說這是完全真實的。
對醫生來說,沒有什麼比他的病人問他是否應該補充什麼營養更加難堪的情況了 過去我習慣於給他們所有那格式化的答案: “這都是騙人的。”“維他命只能使你的尿液更貴。”“只要飲食得當, 你就可以獲得所有必要的營養成分。”如果我的病人還要堅持詢問,我就告訴他們一些可能對他們無害的營養補充。 但他們應該選用他們能找的最便宜的,因為維他命很可能也幫不了他們多少。
也許你已經從你的醫生那裡聽到過同樣的說法。 在我臨床工作的前23年裡,我完全不相信營養補充但是在過去7年裡,我在經過對最近發布的醫療文獻進行研究的基礎上重新考慮了我的觀點。 我的發現是那麼的令人震驚,我改變了我的醫療實踐方針。我轉變了。
為什麼沒有其他醫生像我一樣的對待營養學? 首先,為了保護病人免受任何可能有害健康的方案或產品的影響, 醫生必須隨時保持懷疑的態度。相信我吧,我見過許多兜售給我的病人的騙術和把戲。 醫生必須在以雙盲對照控制法(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為指導的臨床實驗基礎上進行科學研究(臨床醫 學標準)。
由於我知道這是最直接有效的證據,所以我在本書總介紹的都是臨床實驗結果。 我在這裡提供的多數醫療研究並不是來自小報或其他參考文摘。事實上,我對一些廣受醫學界尊崇的可信的主流醫學雜誌進行了刻苦的研究,例如《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 and Journal of Medicine )、《美國醫學會雜誌》(British Lancet)等等。
醫生們不願意接受營養補充主張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多數從業醫生對退行性疾病的病因並不 完全了解。他們認為這是生物化學家或者科學研究著感興趣的課題,但是還沒有在臨床醫學中進行實踐。 科學研究者與從業醫生之間存在著一道很明顯的隔閡。即使科學研究者在這些疾病的根由上獲得了驚人的發現, 仍然很少會有醫生把這一知識用在他們的病人身上。醫生們只會坐等病人罹患這些疾病以後再開始治療。
醫生們看上去滿足於讓製藥公司研發新的藥物,決定新的治療方法。不過正如你將從本書中看到的那樣,實際上我們自己的身體, 而不是這些藥物導向的醫生們開出的處方才是預防慢性退行性疾病的最佳保護。
雖然多數醫生尚未了解本書的概念,但是事實是不容否認的。 因為我已經在治療病
人時採用了這些原則,而結果是非常令人吃驚的。我已經讓許多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的患者擺脫了輪椅重新行走了起來; 我幫助許多心臟病患者免除了心臟移植的必要;一些癌症患者已經痊癒;視網膜黃斑變性患者的視力獲得顯著改善;肌肉纖維通患者又重新恢復了活力。 
營養藥物是很容易理解的、主流的預防藥物。
在這個生物化學研究時代,我們現在已經能夠判斷每個細胞的每一部分正在發生的事情, 也正在了解每種退行性疾病的本質。因此,我向那些願意客觀地對待醫學證據的醫生們推薦這本書
如果你是病人,不要期望你的醫生們會立即改變他們的觀念。醫學領域對維他命仍然存有爭議。 如我所說,你的醫生所不知道的正是我花了7年的時間, 親自對有關營養藥物的醫學文獻進行研究才得出的結果。我也並不是立即信服的。
多數醫生與其他人一樣對營養藥物感到陌生,這是事實。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的醫生對營養藥物的無知可能會把你引向死亡。好的消息是要開始使用營養藥物,你並不需要成為醫生。 你,作為一位病人,也可以主動的保護自己的健康


*****一個轉變了的醫生*****


我知道你也許從未聽說過我。 為什麼你要聽從一個美國中西部小城市的醫生的意見呢? 這個問題問的好! 正是因為如此,我希望你閱讀本書的每一頁。我希望你能經歷一個與我相似的歷程。 讓我向你展示那些令我相信補充維他命可以保護和改善健康的醫學證明吧。
請你一定要閱讀或者至少翻閱一下全書。我知道你可能會想先跳到討論你的健康問題的章節。不過很重要的一點是,你應該意識到你身體運作的基本信息和應該如何去自我保護,從而改善或維持健康。
我還有最後一個請求:由於受威脅的是你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所以我建議你聽完我的意見, 不要急於下結論。我只希望你是一個思想開放的懷疑論者——一個像我當初發現預防藥物神奇功用時的探索者。雖然我當時已經是一名好醫生,我還是必須謙遜地認為我還應該學習更多的關於健康的知識。 你是否也願意這麼做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上一隻貓 的頭像
路上一隻貓

路上一隻貓。自由國度

路上一隻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