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844  

太用力的愛
 
文/青蓮
 
     年輕的時候,喜歡太用力的感情,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分分秒秒都想著,想知道對方在幹什麼,想什麼,想忍都忍不住,見面更是焚心於火,哪怕燃燒彼此在所不惜。甚至傷的很重,仍痴心不改,覺得真正的愛情就是如此,愛就愛的徹底,傷也傷的干脆,皆是極致。
 
    要走過很多的路,經過很多的事,遇見很多的人才懂得,所有的感情應該是溫和平靜,不會帶來難看的傷口,更不會想起來就揪心的疼,而應該在心底留下平和溫暖的記憶。就像寒夜的老酒,越喝越暖,斷不是飲鴆止渴。
 
      最深的感情從來不是一蹴而就,愛一個人,不是佔有一個人,很多時候你選擇欣賞他比你選擇抓住他來的難。兩個人在一起,是兩棵樹,相互成長;而不是藤蔓纏繞在樹上,我必須依附你,或者你必須依附我。
 
      朋友小A曾有過幾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每一段都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痕,有她為男人割腕的,有男人為她打架的,愈演愈烈、浴火重生,可是沒有一段感情走到最後。如何遇見不​​要緊,要緊的是,如何告別。有些人,沒有在一起,也好。當回憶時,心裡仍舊生出溫暖,那終究是一場“善緣”。沒有善緣的感情,說到底不是生命的饋贈。那種以灼人傷己的方式換來的愛,一定不會長久。
 
     一個人要死要活想得到你,這不是愛情,而是佔有欲。一個真正愛你的人,並不會想盡辦法來得到你,不會滿口謊言的騙你,不會花言巧語的取悅你,而是用心的想愛護你,一心為將來打算。愛你的人有時候連死纏爛打都做不到,只是默默受傷,默默看你。愛的越深,有時候愛的越膽怯。
 
    太過用力的感情,太過用力的感情往往伴隨殺傷力,不是傷人就是自傷。 。用力過度就是不自信,不信任,怕來不及表達自己的情緒,怕沒有時間耐心等待。但其實,細水長流,平靜而深刻,才更容易看到內心。所有放不下的人和事,忘不了的愛和恨,受不了的煎熬和等待,都有一個期限。時間到了,自然會放開。不改變是因為痛的不夠,還沒有到時候。情深不壽,節制不僅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保護。
 
     所以有人說:“年輕的女子,總盼望遇見個溫雅的男子,雨夜裡他頻頻為她添香。年輕的男子,總希望有個良善的女子,清寒漸重的暮光中她悄悄為他添茶。最後,執手的,卻總是那大咧咧為她添衣的男人,那罵咧咧為他添飯的女人。時間並不殘忍,只是美與真之間若只能二選一的話,總是留下真。”這句話有著刻骨的清醒和透徹。
 
     很多女人,總是先愛上一個壞男人,曾經滄海,洗盡鉛華後,便毅然決然的嫁給那個始終如一的好男人。也許日子過的平淡,但是夜裡的擁抱很溫暖,只有真正的經歷過,割捨過之後,才能發自內心的感謝生活或是殘缺。
 
     守著灶台,煲著一鍋老湯,會聞到生命的本真味道,不過是人間一場煙火愛情。活著活著我們總會回到最初的本心,當時不遺餘力追求的卻成瞭如今最無關緊要的;當初最簡單自然的卻成瞭如今最依戀和滿足的。
 
     這世間本沒有完美的男人。即使有,我們也配不上——因為我們自身不夠完美。因此,嫁給誰都後悔,我們只能守著一份凡俗的婚姻,誰都不能倖免——因為我們都是有缺點的人。這很無奈,但這就是生活。明白了這個道理,也就明白了那句話:愛自己,和誰結婚都一樣。愛自己的人臉上散發的光芒是騙不了別人的,你會活在平靜、淡定、喜悅中,絕少埋怨,鮮有不滿,沒有太多話需要澄清、無需解釋,內心是一片寧靜而有力量的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上一隻貓 的頭像
路上一隻貓

路上一隻貓。自由國度

路上一隻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